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2017年度《国家地理》自然摄影师大赛佳作欣赏(三)
日期:2017-11-30   来源:网络   浏览量:
Adam Zaff创作的《Courage》:这张照片拍摄于肯尼亚的安博塞利。一群鬣狗正在与两只看似受伤或者衰老的雌性狮子对峙。僵局一直持续了大约30分钟,但是最终这群鬣狗还是败下阵来,两只狮子毫发无损的离开了。



Andro Loria创作的《Arctic reflection》:在现代这个忙碌的世界中,人们难以了解纯净和平静的感觉,除非你能够前往北极看着冰山飘过。照片中可以看到格陵兰斯科斯比湾一座冰山(约100-120米高),它在水中的清晰倒影。


Carolyn Watson创作的《Decisions》:一只年轻的白头鹰正在努克赛克河边食用一条马苏大马哈鱼的尸体。每年冬天都有数百只白头鹰来到这些内陆水域进食,完全与大马哈鱼的洄游日期一致。白头鹰对于食物的选择要耗费几分钟的时间,通常会四处张望来寻找一个带着食物离开的通畅路线。最后这只白头鹰选择放弃了食物并且飞回了杨木树上。很快十几只白头鹰就会到来并且享受美食。

Christian Aslund创作的《Kvitya》两只海象待在斯瓦尔巴特群岛所属怀特岛前的冰排上。这座遥远的岛屿位于北纬80度的高北极地区,而且几乎完全被厚冰覆盖。

Federico Rizzato创作的《Weaver and nest》:我已经留意到这些纺织工开始在树上打造它们的巢穴。我会定期回来检查它们的进程,而且最终决定在那里等待。我耗费了几个小时时间等待,最终我的耐心获得了回报。

Franco Banfi创作的《Fireworks》:夜晚时分一群蝠鲼正在享受浮游生物的美食。这张照片经过了长曝光处理。

Ge Xiao创作的《Flamingos and their nests》:坦桑尼亚的高碱湖是火烈鸟的栖息地,它们每年都会在这里下蛋。火烈鸟小心的孵化着自己的蛋直到幼鸟破壳而出。

GuangHui Gu创作的《Beautiful countryside》,这张照片中一半是建筑材料市场,另外一半是农田。

Harry Collins创作的《Great Grey Owl》:美国新罕布什尔,一只乌林鸮正在捕食啮齿动物。这种鸟类在这一地区很罕见,而且值得驱车7个半小时前去观察它们。这只乌林鸮并未受到引诱或者呼喊,而且这张照片拍摄的就是捕猎的自然过程。诱饵在最近几年已经成为许多摄影师选择拍摄的方式。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,你就会看到它们的捕杀过程。它们并不害羞,也不害怕人类。

Kenny Lee拍摄的《Shy little》:印度尼西亚的韦岛海岸,玉兔螺正在吞食海鸡冠。

Sanjeev Bhor创作的《Sword》:这张照片拍摄于厄瓜多尔。想要清晰的拍摄到飞行中的蜂鸟是相当困难的。刀嘴蜂鸟是唯一一种鸟嘴长度超过身体的鸟类。这张适应性变化让它能够享用西番莲等长花冠的花朵,当然它的舌头也超长。

Todd Kennedy创作的《Rock Pool》:这是澳大利亚悉尼潮流高处的岩石水坑。海浪不断蔓延到水坑的边缘,但是其中的游泳者并未受到影响。

Wai Hoe Mok创作的《Rush Hour》:可可岛是哥斯达黎加海岸的一座国家公园。这里的海洋生态系统就像被锁在了时间胶囊内,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用庞大来形容,比如说水下洋流和海洋生物的密集度。在这张照片中,我遭遇到一个蔓延25米的六带鲹鱼群。当我接近鱼群时,一只捕食者肯定从侧面也接近了鱼群。巨大的鱼群在我反应过来之前突然冲向我,我瞬间就被淹没在银色的鱼群中。

图中的这幅作品是Derek Burdeny拍摄的《Prairie Dancer》:旋转的超晶胞雷暴正在美国堪萨斯州的农田中肆虐。

这是来自Sonalini Khetrapal的《The Duel》:埃托沙国家公园荒凉的景象非常令人震惊。作者此次旅行的目的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拍摄拥有惊人皮毛的斑马。一群斑马抵达水坑来解渴,突然混乱和尘埃遮挡了摄影师的视线。片刻间,两只雄性斑马从尘埃中闪现,用蹄子和头彼此攻击。这场决斗只持续了几分钟时间,但是却让他有机会拍摄到这一气氛紧张的时刻。







 
分享到:
0
返回顶部